学院首页 | 学院概况 | 语言文字 | 人才培养 | 科学研究 | 学生园地 | 两学一做 | 师资团队 | 下载专区 | English 
学院新闻
 

软件学院三下乡人物专访--罗逢吉

2017/08/30 18:46:53  作者:张轩诚  点击:[]

罗逢吉,博士,于2016和2018年分别获得重庆大学软件工程学士和硕士学位,于2013年获得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电力工程博士学位。于2007-2009年担任香港理工大学电机工程系助理研究员,于2013-2016年1月担任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智能电网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与2016年1月至今担任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博士后研究员。罗逢吉博士的主要研究领域为电力系统需求侧管理,新能源并网,计算智能及其在智能电网中的应用等。罗逢吉博士于2015年获得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杰出科研奖,于2016年入选由日本国家工程院与澳大利亚联邦工程科学院颁发的“2016年日本-澳大利亚未来杰出科学家交换计划”,于2016-2017年担任重庆大学输配电装备与系统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海外访问学者。迄今为止,罗逢吉博士已作为项目主持人主持科研项目折合人民币约150万元,在所研究领域的国际期刊与会议上发表论文近100篇,其中发表IEEE Transactions与Information Sciences期刊论文近30篇。

记者:软件行业特别重视的个人品质是?

答:不论是软件行业还是科研行业,学习能力都是最重要的。软件开发的过程中,很多框架都是需要学习的。重庆大学软件学院的学生不可能像是一个码农一样,一本书从头啃,必须要知道很多核心的知识,比如怎么样快速的理解一个架构,对行业的了解程度等等。大学生,70%-80%都需要去图书馆自己去学习,怎么样才能取得更出色的成绩,怎么样积累知识,怎么样制定一个计划都是大学生需要考虑的问题。总之,学习过程中,一定要抓住核心去学,要对从事的工作要有了解。

记者:软件行业特别重视的个人能力是?

答:领导能力与大局观。一个优秀的软件工程师永远的都有一个完整的大局观与优秀的领导能力。要看到两年之后行业发展怎么样,要看到未来的软件趋势怎么样?要看Project的团队会有哪些角色的人参与其中?领导力与大局观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慢慢培养的。在校学生就需要开始培养大局观与领导力,在工作中才有更好地发展。

记者:在校大学生应该注重学习专业还是素养?

答:专业学习。本科四年,专业更重要。基本的道德,自律素养要有。多方面的素养,如社交,社会,领导能力,工作能力,走出社会后才能培养起来。不能过分的强调素质教育,因为当你最后走出社会的时候,他只看你的成绩,成绩不好至少说明一点——大学期间不够努力。

记者:软件行业重视的个人品质,能力,您是怎么培养的?在校大学生应该怎么培养,您的建议是?

答:在校期间,自律性特别好。我应该做什么事,有自己的目标。知道自己的目标,生活非常有条理。把所坚持的事情完成,大学时间很短暂,很宝贵,没有遗憾是不可能的,回想起来少一些遗憾就可以了。

记者:对在校大学生有没有什么建议,保研或是出国?

答:做学术研究的话,尽量今早出国,如果在国内工作的话,保研是比较好的。但不管是保研还是出国,都是在看成绩,看个人简历,看竞赛个数。如果有参加比赛的机会,多去参加,没有奖项,也可以有经验收获。做学术科研的话,尽量出国,申请博士奖学金也可以缓解一部分经济压力。考试成绩非常重要,各种奖项必须要多,跟老师做研究,发论文对出国大大有帮助,雅思托福考到一个可以的分数即可,不用过分追求高分,国外的教授不会过分关注雅思成绩。

记者:日常工作中,您明天都做些什么工作,你对现在的工作现状是否满意?

答:喜欢自己的工作。自己比较喜欢做研究。部分科研成果会转化为商业用途,但很多科研,也不见得会转移为商业成果,做研究就要专心做研究,不要过多考虑商业问题。曾经也做过商业的,开发软件系统。不论是研究还是商业,创新都是必要的,以论文或者其他形式都可以。

记者:对大学生创新创业的看法?

答:对创业不是很熟悉,去尝试总是好事,过了30多岁没有机会去尝试了。年轻就是资本。不管是创新还好,创业还好,都不能太盲目,做好可行性分析。中国尚处于转型期,要保持冷静,保持理智。

记者:入职之后如何快速适应工作?

答:刚刚开始很不适应工作。从软件开发转为做电气研究,转了专业,完全不懂。头三年都非常痛苦,没有快速适应,花了一些时间去补习。从软件学院的优秀学生变成电气行业门外汉。要不停的去问其他人,完全是靠别人带起来的。自己再花时间补很多的电力基础课。

记者:为什么软件转电力?

当时刚好要开发一个电力的软件。后来香港的教授觉得我们很能干,读电力的博士。真正到了研究时候,虽然不太写程序了,但是编程的知识对模拟仿真上的实验很有帮助。一开始很辛苦,但后期就很轻松了。

记者:本科阶段对自己能力提升最大的事情是什么?

答:学了吉他。谈吉他很多年了,学吉他的很多内容都应用到了工作上。自从学习了吉他之后,学会了自律。

记者:工作后是还需要做哪方面努力?

答:软件不需要会太多。只需要能够把握最核心的技术,融入团队即可。刚进工作,刚开始都是从团队开始学习,学习同事,朋友的经验。Leader会告诉你接下来在哪里强化。Leadership学校方面难以培养,要从工作中培养。

记者:如何面对学习工作中的低潮期,不得志的境况?

答:很有切身体会。工作中得了抑郁症。情况非常严重,处于绝对的低潮期,黑暗时期。最后能够成功走出来归功于两个方面,第一方面,自己心理上调节,学会从方面多角度的看待问题,换一个角度看问题,把握自己能控制的问题,不要陷入死结。第二点,去做好物理调节,多巴胺减少了之后,意志就会消沉,通过运动可以改善。所以多锻炼,多运动,有助于调整心情。

在大二结束这个关键时期,与罗逢吉学长的一番交流令我受益匪浅,受益颇多。大二以来,我就在考虑自己是出国还是读研,不断徘徊,不断思考,将视野放在了未来几年而不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发展上。罗学长的一番话让我顿时醒悟,应该从未来的发展来考虑自己是读研或是出国,而不是仅仅简简单单思考这个问题。同时和罗学长的交流过程中也令我对科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之前我仅仅认为软件是一个吸金的行业,罗学长的话让我对软件行业的科研领域有了进一步了解。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是对本次专访活动最好的概括。





上一条:软件学院三下乡人物专访--田清 下一条:软件学院三下乡人物专访--卢康杰

 

Copyright © 2011-2012重庆大学软件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重庆市大学城·重庆大学虎溪校区行政楼B2栋 电话:65678333  65112331 邮政编码:401331